久嬴棋牌

  1. <input id="gfixi"><acronym id="gfixi"></acronym></input>
    <var id="gfixi"></var>
    <code id="gfixi"><cite id="gfixi"></cite></code>

    <var id="gfixi"></var>
    <var id="gfixi"><rt id="gfixi"></rt></var>
    <table id="gfixi"><cite id="gfixi"></cite></table>
    <sub id="gfixi"></sub>

      1. <input id="gfixi"></input>
      2. <input id="gfixi"><output id="gfixi"><rt id="gfixi"></rt></output></input>

        http://www.antfrm.com

      3. 当前位置:首页 > 视界 > 行业资讯 >
      4. 配天机器人CTO郭涛:“机器人”的真性情

        “我对吃的特别感兴趣!我记忆里有几件关于吃饭的事比较深刻”


        提起有关吃饭的情节,郭涛的语气振奋了起来,与大富配天10年一同走来的回忆随着一次次特别的会餐变得鲜活起来。对郭涛而言,与团队凝聚的氛围和归属感相比,菜肴的口味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通过饭菜标记人生旅程中的特殊节点,让我们发掘到郭涛有趣、颇具人情味的一面。


        2010年,大富科技上市,主营业务滤波器在行业内取得了巨大成功,那时郭涛26岁,还是个刚从北大毕业没多久的毛头小伙子,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年后的他会加入大富配天,甚至成为旗下配天机器人的技术总负责人。


        让一个27岁的年轻人肩挑技术大梁,在整个行业都是极为罕见的事。对于这个任命,孙尚传董事长却极为笃定:“二十几岁正是人最具创造力的黄金时间段,他们掌握能够改变未来的最新前沿技术,用全新的设计、最新的理念、最新的软硬件架构,去打破桎梏,创造无限可能。”
         

        ▲配天机器人CTO郭涛


        第一餐饭:土却有归属


        郭涛第一次见到孙董是在深圳,同其他出身于外企的技术骨干一道,与孙董交流了正在研究的技术课题。整个流程很快就结束了,孙董提议中午大家一起吃个饭,就是这顿饭让当时的郭涛十分意外。


        “像以前我们的经历,接待客人都是去外面的餐馆。那天中午交流结束后我们就在会议室吃饭,吃的还是孙董家里人亲手做的菜,而且是直接把锅端上桌,几个人端着家用的大花瓷碗围着锅吃的。我还记得当时吃的是柴锅鸡,孙董还给我夹了两筷子菜。”郭涛回忆道。


        “但对当时拘束的我来说是件好事。当年的我特别拘束,不像后来大大咧咧,我当时就感觉孙董很务实,他让我觉得这个公司有像家一样的感觉。”
         

        配天机器人安徽厂区


        起初,北京配天研究院条件相对艰苦,200平的空间就是十几个人全部的活动区间,既要当实验室、办公室,还要充作临时卧室。夏天大家不敢打开空调,因为办公用的电脑功耗大,如果在工作的环境下还要打开空调,整体根本无法荷载电器功率。炎炎夏日,大家就这样穿着拖鞋、裤衩、短袖,一边摇着蒲扇一边写下一行行代码。


        还在做着基础研发工作的郭涛有天像往常一样挤地铁上班,途中接到一个电话,“郭涛,你不要去公司了,直接去机场,孙董让你去总部参加战略讨论会。”


        “就这样我穿着拖鞋短袖参加了在大富配天的第一次战略讨论会,也第一次听到孙董讲他对北京配天的期望。他讲到公司购买进口机床时,被国外政府和供应商层层盘问、处处封锁,即使在祖国已经崛起的和平年代,核心工业技术的落后,让这个国家在另一个层面,再次遭遇了落后就要挨打的窘境。所以瞄准中国工业最薄弱的环节,立足工业报效国家,便成了配天顺理成章的使命。同时,作为刚毕业10个月的毛头小子,被准允参加企业的高级别会议,我很珍惜这个机会。”


        第二餐饭:吃还是“痴”


        配天的第一个机器人研发项目就被要求自主研发,掌握核心技术,严禁抄袭,更不准从国外直接购买机器人成品。“我挺高兴的。他让我抄别人我还看不上呢。”上级的要求正中当年颇有股傲气的“技术迷”郭涛下怀。


        “扎入其中,才发现真正的核心技术哪有那么简单,可靠性、成本、功能性、使用便捷性等等……无一不是核心指标,自诩为技术达人的我,真的感到这些骨头们让人啃得满地找牙。”


        2011年1月第一台机器人成品制作完成,团队经历一次次失败,一次次推倒重来,终于赶在春节前夕联调成功,团队内部欢呼雀跃。可万万没想到,上级在看到成品后非但没有给出肯定评价,反而劈头盖脸一顿批评。原因是样机虽然实现了核心功能,但工业设计、外观造型太差,不仅如此,领导还要求郭涛带领团队在不可能完成的极短时间内拿出测试方案。


        在与上级充分沟通后,郭涛最终拿出了方案。回顾当时的情形,郭涛说:“实际上作为一个完善的系统设计,领导要求我们的就是必须从头开始正向研发,这种正向研发的最大特点,就是必须要从真正的需求和国际标准、国家标准做起。其实很多公司不是这样,先抄一个,他并不知道要按什么标准来,他并不知道应该做成什么样,这可能就是我们跟别人最大的不同,我们是从需求、标准入手,我们第一台测试就是按国标逐项严格测试的。”
         

        配天机器人经过多年积累已获得30余项大奖


        郭涛还记得联调期间,团队就在菜地旁的窝棚吃饭,地面上满是骨头渣和泥土,难以下脚。艰难时日满脑子都是解决难题,一猛子扎进技术原理中,过程中伴有菜地农田风味的饭菜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第三餐饭:愚公不愚


        郭涛给我们分享了一个关于孙董的日常细节,“有次孙董出差喊我一起吃饭,三个人点了四个家常小菜,有干炒牛河、炒青菜之类的菜,没吃完的部分孙董打包提着走了。”郭涛接着总结:“孙董对自己是非常简朴的。”


        这样一个简朴的人,却在不打折扣的支撑机器人产品的研发费用。尤其是到了北京配天的第七年,虽然产品功能愈加完善,可靠性不断加强,成本得以控制,出货量不断提升,但为了开发高质量的核心技术,与之相应的投入也大幅增加,孙董从没拒绝过。


        在外人看来很傻的坚持背后,却也有不足为外人道的信念。“有次孙董问我对愚公移山怎么看?很明显,孙董是主张愚公移山的精神。他觉得只要全心全意的坚持做一件事情,一定会有回报。在这之前,我和孙董的意见相左,我认为愚公移山是凭运气,没有天神凑巧看到,并且帮助就没有最后的结果。但是与团队一起这么多年的拼搏,我开始理解孙董。作为一个有追求和抱负的团队,如果大方向正确,即使没有看到一个明确的会有结果的路线,也应该持续往前迈步,这样当机会出现时才能抓住,不做就不会有机会。努力了,虽然不一定会有好的结果,但至少不会因为自己的犹豫不前而后悔。”郭涛总结道。
         

        3KG—165KG六轴机器人


        提到公司未来的业务发展,郭涛信心满满的介绍:“公司整体的规划是要朝通用机器人方向着力发展,它与传统工业机器人最大的区别在于面临的是一个随时变化的环境,而工业机器人面临的是固定环境。所以工业机器人对环境变化的应变能力相对会差,通用机器人需要对环境的适应能力高,环境变它要能够实时的去做出变化。在顶层控制逻辑上不是一个行业,但是在底层的执行,包括运动控制上,两个还是很多相通的东西,所以这是我们的优势。”


        自2013年起,中国已经连续6年成为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应用市场。机器人产业的发展前景广阔,随着机器人和新型科技不断融合,智能化明显提速,特别是5G和工业互联网的高带宽大容量,给机器人产业带来难得的机遇。机器人应用领域也不断扩大,新兴应用从工业向社会服务更多领域、更宽更广更深处渗透。


        10年前,一个27岁的通信行业研发工程师迈上机器人研发之路。彼时中国科技公司在世界的声音寥寥,国人也大都不相信这个落后国外行业发展数十年的产业能够有一天实现核心部件的自主研发。


        从总是跳闸的民居再到现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这创业的10年间,全球机器人行业波诡云谲日新月异,当年仅凭股义气与傲气的年轻人从没想过,自己加入并以热血投入其中的公司,会牢牢踩中时代的鼓点,全速奔向下一个高地。


        在对话快要结束时,郭涛有感而发:“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白衣天使成了最美的逆行者。中国在这场战役中逐步占据了上风。我也深深的感到,在困难到来的时候,意大利、瑞士这样的发达小国,难以自保,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若没有独立自主的完整工业体系,后果不堪设想,中国的工业也需要逆行者,我愿意成为这其中的一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
        1. <input id="gfixi"><acronym id="gfixi"></acronym></input>
          <var id="gfixi"></var>
          <code id="gfixi"><cite id="gfixi"></cite></code>

          <var id="gfixi"></var>
          <var id="gfixi"><rt id="gfixi"></rt></var>
          <table id="gfixi"><cite id="gfixi"></cite></table>
          <sub id="gfixi"></sub>

            1. <input id="gfixi"></input>
            2. <input id="gfixi"><output id="gfixi"><rt id="gfixi"></rt></output></input>